向好莱坞导演学拍摄 无人机跨国搜救立功

发布时间:2022-07-22 10:42:59 来源:火博体育app下载 作者:火博体育app下载网址



  南都讯上周云南景谷发生的6 .6级地震,令搜救队伍再次走进人们视野。在佛山,城市公益搜救队为数不多,8月20日低调成立的佛山蓝天救援队,由家住佛山的广州蓝天救援队队员组建而成,刚成立一个月就应邀参与跨国救援,到缅甸参与搜索一架为救援当地失踪登山大学生而失联的直升机。  南都讯上周云南景谷发生的6 .6级地震,令搜救队伍再次走进人们视野。在佛山,城市公益搜救队为数不多,8月20日低调成立的佛山蓝天救援队,由家住佛山
详情

  南都讯上周云南景谷发生的6 .6级地震,令搜救队伍再次走进人们视野。在佛山,城市公益搜救队为数不多,8月20日低调成立的佛山蓝天救援队,由家住佛山的广州蓝天救援队队员组建而成,刚成立一个月就应邀参与跨国救援,到缅甸参与搜索一架为救援当地失踪登山大学生而失联的直升机。

  南都讯上周云南景谷发生的6 .6级地震,令搜救队伍再次走进人们视野。在佛山,城市公益搜救队为数不多,8月20日低调成立的佛山蓝天救援队,由家住佛山的广州蓝天救援队队员组建而成,刚成立一个月就应邀参与跨国救援,到缅甸参与搜索一架为救援当地失踪登山大学生而失联的直升机。

  10月9日,21名队员完成任务平安归来准备飞云南普洱支援地震救灾,但中国蓝天救援队云南景谷前线指挥部评估认为救援力量充足,临时决定仅安排部分缅甸搜寻队员前往云南。于是,有两名佛山队员回到佛山,与佛山蓝天救援队安队长、虎行、池翔一起接受南都记者专访,讲述背负无人机翻山越岭在荆棘密布、危机四伏的缅甸热带雨林搜救背后的惊险经历。

  在这些队员当中,有些曾是地震洪灾台风中的救援常客,有些曾是好莱坞大片的拍摄参与者,在无人机搜救中,他们还得到过张艺谋导演团队的指导启发。在直面天灾人祸中,他们总走在第一线。

  8月底,缅甸大学登山队“自然回声”8名成员参加攀登缅甸克钦邦境内海拔5881米的东南亚最高峰———卡喀博雅兹山峰活动,队长昂敏妙和经理威阳敏都两人在8月31日下午4时20分成功登顶后与其他成员失去联系。而参与搜救失踪登山队员行动的泰国救援队一架B4型直升机在执行任务途中也失去联系。机上共有三人,其中两名为缅甸人,一名为泰国机师。

  9月28日,佛山蓝天救援队2名队员737和杨兴星加入到总部中国蓝天救援队中,一行10人,受缅甸方的邀请后,从广州飞赴缅甸。缅甸当地的搜寻环境需要有山野搜救经验的队员和无人机配合,而这两项都是佛山蓝天救援队的强项,中国蓝天救援队总队长远山电话联系佛山救援队,点名要求佛山队派员出队。

  次日下午,2名佛山队员,参与过雅安地震、云南鲁甸地震、海南台风灾害等多次救援行动的“737”(队员代号)和来自佛山奥讯新媒体有限公司无人机航拍团队的杨兴星与其他来自全国各地分队的精英汇合从广州飞赴缅甸加入此次国际救援行动。这是佛山蓝天救援队今年8月20日成立以来,首次出国执行国际救援任务。

  “9月29日傍晚,我们经过客机、货机、直升机的多次换乘辗转才抵达搜寻前线营地。随即开会通报目前的搜寻形势及制定搜寻计划”,此次出队的杨兴星介绍道。蓝天救援队执行本次任务的21人按会上计划分为技术组、山野组、搜救组及无人机组,技术组主要负责难度较大、需要技术装备配合的搜寻路线,例如需要配备专业高空绳索攀爬的陡峭山地,山野组以徒步搜寻的形式按预定路线、坐标排查,搜救组除徒步搜寻外主要承担无人机组发现相关疑点后,根据其提供的经纬度迅速排查指定区域的任务。每个组搜寻的范围、路线均在当晚制订完备,救援队次日早晨展开搜寻。

  杨兴星所在的无人机组第一天负责搜寻一座海拔1412米的山,在从1千米左右到顶峰完全没有路的情况下,杨兴星背负十多公斤重的无人机装备从上午九点半爬到下午四点才抵达顶峰,完成5个起降的搜寻后已是傍晚六点。

  为将航拍数据尽快提交给指挥部协调接下来的搜寻,本营在山上驻扎的无人机组不顾夜间山路危险连夜撤回,到达营地时已是晚上十点。接下来的几天,无人机组一座山一座山,一片区域一片区域地起降无人机搜寻可疑点。

  参与搜索从出队到搜寻进行8天后的10月7日,失联直升机上一人自行走出山林抵达当地一村落,搜寻任务基本结束,此次跨国救援前后历时8天。

  在热带雨林搜救与一般的山野搜救有何不同?队员737介绍,当地自然环境以原始热带雨林为主,灌木丛生且50%以上带刺。

  “目前国内搜救中,我们还没遇到过如此‘原始’的热带森林,完全无路可循,都要用开山刀开路前行,开路的时候,手一抓一把刺,很难找下手点,上不去的地方就用绳索”,他说。但最让队员们头疼的却是牙签般大小的蚂蝗。它们依附在树叶上,一遇到有热量的物体经过就弹过去,会飞的,会从衣服钻到人体内,吸血后变粗,那东西弄不死,用手捏,用砖头都不行,只能用风油精滴或烟头烫。

  尽管队员们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防护,一次任务下来,每人身上还是会发现好多条蚂蝗钻到衣服里,被咬得鲜血直流,很不可思议。队员737还特意拉起裤管让记者看了下他那伤痕累累的小腿,被蚂蝗叮咬的痕迹十分明显,还有膝盖上被不明昆虫爬过留下的过敏红斑。“之前在雅安地震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血吸虫也没这么严重,一天任务下来也就三两条,这次任务一天下来身上被爬过的,起码几十上百,一路走个半小时,一看这里一只那里一只,抓出来继续前进,晚上回到营地要脱衣服检查确保没有蚂蝗才能进屋”,737回忆说到现在想起还心有余悸。

  饮食方面,“后方保姆”安队长介绍,队员们主要是食用压缩饼干和当地提供的没有任何味道的清水挂面,没有盐、油、青菜和肉。刚到第一天吃方便面,连热水都没有,就揉碎了干吃,调料也不舍得倒,留着一半第二天下面用。“我看当地的小朋友吃饭,一碗白米饭,一碗汤,里边也没什么东西,米饭吃完就喝几口汤,就这样的环境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协调餐食的问题。”737观察到。队员们就这样吃了几天的清水挂面,后来经翻译协调才有所改善。

  有时候,山野组负责徒步进行地毯式搜索。在进入热带山林时,在丛林密布中,上山的路都是靠队员用砍刀劈出来的,“有时候顺手一抓,都是荆棘。”737说。在第一天的任务从营地去往搜索点有10公里距离,早上出发晚上撤回,见河过河,遇山上山,向着预定的坐标点搜寻前进。不管是哪个组,最大的挑战就是克服恶劣的山野环境。

  越过了无孔不入的吸血蚂蝗,热带雨林中还有野猪、大蛇等动物,同时大型野兽足迹随处可寻。更惊险的是,当地猎人为捕捉大型野兽设下的重重机关,稍不留神,就会丧命。幸好缅方为救援队安排了当地向导和武装军人,一路随行提供保护。

  有一天徒步到山间,搜寻下山的时候,救援队无意闯入一条眼镜黄蛇的领域,身高173cm的杨兴星称,蛇抬头跳跃起,比自己高出一个人头,一见到有人闯入,猛地追了上来。队员们撒腿便跑,有些队员连滚带爬,而身后的猛蛇更是从山上一路追到村口才罢休。737说,队员们头都不敢回只管一直跑,如今回想起来,还令他们脸色突变。“山野搜救,什么情况都有,谁都无法预料,但为了生命,我们只能勇往直前。”737说。

  在本次野外搜救中,蓝天救援队伍是唯一拥有并使用无人机搜救的参与队员。事实上,此次搜寻任务之前,中国蓝天救援队缅甸指挥部对失联直升机的搜救环境做了评估,认为如此广袤的热带雨林中单靠人力搜寻效率太低,需要无人机配合。

  在丛林茂密、不知道失联直升机经纬度的条件下,杨兴星携带的无人机起到了重要作用。据杨兴星介绍,救援行动仅靠当地一个目击者提供的线索进行:一个小女孩称看到一部直升机朝某一方向以不正常姿态飞行。据此,救援队开始在预判失联区域附近几个山脉搜寻。那些山脉很大,光靠人员上山搜寻效率非常低,如果错过救援黄金时间,失联人员的生命安全就很危险。

  “一部直升机坠到森林里会产生一个大窟窿,附近的树木都会被螺旋桨砍掉,无人机能够通过高空成像技术,及时发现疑点。也只有靠空中影像这种辐射范围广的方式发现疑点再安排地面人员上山排查,效率是最高的。”杨兴星说,相比载人机器的飞行高度有限制,无人机可以贴着树顶飞行,从山脚飞到山顶,整片区域都可以看清。

  救援队21个人,徒步搜寻的话一座山都不知道要多少天才搜完。但一台无人机的扇形搜寻范围至少相当于10个地面人员的视野范围。无人机飞行一小时,可能相当于地面人员搜寻3天。据杨兴星初步评估,在缅甸8天的搜寻中共拍摄排查了20多平方公顷的山地。

  除了杨兴星携带的无人机,737也携带了两台红外线夜视设备,大大提高了搜寻效率及延长搜寻时间。

  在两位前线队员顺利出队前,后方已为他们精心制好了地图,提前汇总各种可能遇到的险境。

  安队长介绍,后方团队主要负责给前方队员购买保险、机票,协调内外部相关组织配合支持,实时汇总、更新救援信息以及后勤物资的准备、运送。比如此次行动中,后方考虑到当地以湿热天气为主,为队员准备了防蚊、防水装备,并整理缅甸风俗习惯小知识发给他们阅读了解,以帮助他们适应、尊重当地习俗,尽快投入救援,甚至请来地震专家分析即将搜救区域的地理情况,给出相关警示。

  “我们还有专门的地图组,在出队前,把搜寻范围的地图做出来,等高线图全部画出来,我们队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才”,虎行说。

  出队也得到了内外部组织的大力支持。奥讯无人机团队赶往机场当天,佛山市交通局为其安排特种设备运输开道,广州H A M基地、广州无线电通信志愿服务队前往机场为出行队员做最后的通讯保障检查。队员抵达缅甸的当晚,后方的佛山救援队安队长、虎行,奥讯无人机团队老总池翔、广州H A M基地、广州无线电通讯志愿服务队以及众多蓝天分队、兄弟团体志愿者彻夜为出队做落实和后勤工作。“可见,一次跨国搜救的出动,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搜救费一般是自费或者爱心企业赞助的。”虎行说。

  例如杨兴星和老板池翔同为佛山蓝天救援队队员。而队员737的情况是,因为参与救援已经换了多份工作。

  当记者问起737现在的工作时,他说,刚刚找到一份。据了解,737此前刚从海南台风救灾耽误一周多回来,不到几天,鲁甸又出事,当时的老板是他一个朋友,挺支持他参加救援工作,外出救援期间也给他发工资,但一次接一次地外出救援、请假延期让737感到“很不好意思”,索性就辞职了。

  去完鲁甸回来,737找了份户外的工作,但没做多久又去缅甸救援了,这几个月来救援队参与的4次救援他都没缺勤。“现在的这份工作,我跟老板签了一份很特别的合同,注明有灾难他必须放我假,而且这个假是无薪的,再一个是免责条款,我去救灾期间若有任何伤害,公司不须负任何责任。”737说。

  同样的,在队伍中,每个队员都有自己的一份工作。每当有灾情时,他们都会向公司请假,然后随时出动。“有时候一个月出去两三次,公司还是支持的多。”队员虎行说。

  擅长野外高空无人机搜救的杨兴星,他的技术还得到张艺谋导演和好莱坞大导演的指点。在2009年与2010年期间,因在国内高空无人机技术的出彩,团队中的杨兴星还和好莱坞大导演合作,他负责上海的一处取景高空拍摄。

  也是在那一次,杨兴星更加体会到高空拍摄的稳定性,视觉冲击感和速度感在电影中的概念。那一次,他拍摄的60分钟的高空视频,只用了3秒。“好莱坞的导演要求太高,但就是那60分钟,我们都拍了好几天。”

  与张艺谋导演合作,杨兴星学习到的则更多。当时张艺谋拍摄中国高铁宣传片时,找到了杨兴星,在看过他曾经拍摄的视频和现场操作后,张艺谋导演团队拍板“好,就你了。”

  在20多天辗转广东、武汉、上海、西藏之后,各地捕捉高铁的某个行程镜头。最终在张艺谋的把关指导下,20多天拍摄的视频,最终选上了几分钟在片子上。

  在这次参与拍摄大片中,给杨最深的感触便是,尝试不同的侧面和角度去拍摄。这个收获也让他在后来野外无人机搜救的拍摄改装中得到应用。

  “45°,90°,360°的高空拍摄应用,为搜救提供更多的画面信息,更有助于搜救工作的开展。”杨兴星说,在此次缅甸的搜救中,这个技术体现得淋漓尽致。

  说起地震台风洪灾,虎行和737都不陌生,也是在2013年芦山地震那一次,虎行和737在患难中结识,并与其他救援者一起救起一名78岁男性。

  在救援队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在省外救援中,队员必须在24小时内到达现场。对于第一时间在灾区出现,从2008年加入蓝天救援队至今,虎行用“经历无数次的生与死”来形容,生死就在一瞬间。雅安地震、潮南水灾、海南17级台风、鲁甸地震等,每一次出动回来之后,心里的负荷远远超出身体的负荷。

  在救援队,队员每一次救援回来的当天,队里心理辅导的专业人员会对他们进行一对一的专业辅导减压。“说实话,这么多年下来,也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坚强的心就像石头,只想救人救人再救人。”虎行说。

  佛山蓝天救援队目前共有30名正式队员,职业涵盖越野车司机、户外运动爱好者、无线电爱好者、无人机教官、特种兵、、警察、专业医护人员等,还有一批热心公益救援事业的志愿者。

  在这30多名队员中,正式队员均经过急救、搜索、无线电等系统培训和考核,拥有无线电操作证及急救证等。救援队还配备冲锋舟、高空攀爬装备、热成像仪、无线电、无人机等装备,具备野外搜索、高空救援、医疗救护能力。至于出队之后的分工安排,则由当次救援前线指挥部根据险情和各队员的救援技能做出分工安排。

  如今,佛山蓝天救援队成为佛山民间公益力量的新生军,“电梯、地铁、火灾等的救生和搜救工作,我们都可以贡献力量”,安队长称。如今,对城市环境中的普通建筑与其他建筑物针对遇难者进行定位、搜救及医疗救护的工作,成为佛山蓝天救援队成立后的新任务。

  蓝天救援队表示,所有出队救援服务不收取任何费用。佛山市民如遇险情,可拨打蓝天救援全国统一24小时公益救援热线。

  救援经历:雅安地震,潮南水灾,海南17级台风,鲁甸地震,缅甸失联直升机搜救行动

  搜救感言:“山野搜救,什么情况都有,谁都无法预料,但为了生命,我们只能勇往直前。”

上一篇:大疆御2飞行中“炸机”!大疆被强制执行:赔8654元 下一篇:无人机专业工信部点名支持!就业前景无限好